Izzie Wu

I Love My Life

知己(二十二)

知己(二十二) - Izzie Wu - wglianzi的博客

 

知己(二十二) - Izzie Wu - wglianzi的博客

 

知己(二十二) - Izzie Wu - wglianzi的博客

 


这是毕业后,我收到的第一封也是至今最后的一封信。

 To 莲子:

其实从你搬到徐汇之后就比较难再见了;你到昆明工作之后基本上也是见不到的;这次毕业各奔东西,日后相见就更困难了。虽然这些离别发生的很早,但是或许是因为一直有很多事儿要忙,直到今天坐上飞机放松下来的时候才感受到别离的伤感。

记得你还没搬去徐汇的时候,期末几天经常一起去食堂吃晚餐,不记得说了些什么,但是对于我这种常常一个人吃饭的人而言倒是个新鲜的体验。你搬到徐汇去之后,基本上就不是很常见了,不过有的时候比如实习下班什么的,如果路过徐汇还是会简单聚一下。记得有次我从斯坦福回来和另外两个一起接风的小伙伴去吃小龙虾,他们两个都很惊喜于你的美貌和气质,说居然能够和这么漂亮的姑娘吃饭。再后来你去昆明工作,五一假期正好碰上有空,飞过去找你玩儿,虽然很久不见,依然还是能说一天的话。只是如今相聚的更远,都有时差了,估计连微信都不大可能秒回。

有人说网络加强了人与人之间的联系,因为可以经常交流联系,但是面对未来,我依旧担心是否会慢慢淡忘你的名字、样子而只是记得头像和网名。当然或许连头像和网名都记不住,因为随着时间流逝,各自渐行渐远都不一定会常联系,都不一定能够找到话题。只愿日后各自珍重,各有所成。

 

 

2015年7月4日@LHR

 

 

To 单瑞:

天啊,我刚在出租车上吐了一个嘈,就看到你的邮件,我眼泪都要掉了!

收拾我的感性情绪,请你继续往下看我的非常扯淡的吐槽内容:

今天一大早起床要去深圳培训,在滴滴打车上叫了一辆出租车,司机开口就要120,我也习惯昆明师傅上机场瞎喊价了,下意识地讲起价来,最终以110的价格敲定,接下来后来两次通话他才确定我的位置。好不容易坐上出租车他告诉我前排还有一要送的人,我突然有了想法。我付了110元的出租车费,理应获得优质快捷的服务,他接了个人第一耽误了我乘上车的时间,二是我并没有义务在同乘一班车的路程中付等额的钱。

几分钟后我又静下来想,我也不是否认节省资源的搭便车行为的,司机掌握着我们的打车情况,我和搭便车者信息不对称,出租车司机的不道德行为最后获得了同等道路的双倍金额。但是谁说金钱又何尝不是一种资源?

所以我今天乘的车并没有提升我的效用,同等路程节省的能源我和搭便车者用金钱弥补了,这种激励模式并不能提升消费者的环保意识,我当即决定以后直接用拼车软件打车😐

我也有很多话要和你说,我觉得在大学的末尾认识你是我最珍惜的时光,我打心眼里觉得你和我有话聊而且异常有缘,不过这种感觉我想应该你的很多朋友也会有,因为你本来就是一个充满人格魅力的个体!

我还是会在想到有趣的事情自暴自弃的时候伤感的时候吐槽的时候有的没的时候……给你发微信,便不会相忘!

在伦敦珍重!!!

 

 

2015年7月5日

 

单瑞和我认识的所有朋友都不一样。

认识他是在大三面试暑期实习的时候,当时也是看有男生来化妆品公司面试便上前搭讪了,没想到是校友,闵大荒又远,两个人顺带搭车回去。一路上,我两真不像刚认识的人,聊得可起劲儿,到现在我还记得聊了些啥,过去他参加的NGO的项目,他到丽江吹葫芦丝叫卖,后来不知为啥聊到了历史,他关于分封制的长篇大论,简直震撼了我这个“伪文科生”。

用当时流行的话说,他真是个有意思的人。

他说他是团委宣传部会长吧,也没有官僚的意思,人长得憨憨厚厚的,笑起来眼睛眯成一条缝,所谓无公害人见人爱。除了他渊博的知识量和奇葩的涉猎方向,我更喜欢他随性的生活态度。我说的这种随性,不是那些疯狂年轻人想到啥干啥,而是一种务实主义中的浪漫派,随性的可爱、舒服。就比如说大三的时候,我们这群大学生都面临人生的下一个而且是至关的选择题,他随便找了家碳排放公司的暑期实习,每天屁颠屁颠地到静安区工作,和周围同学寻找大公司暑期实习的汲汲姿态形成了极大的反差,当然我也这其中之一。问他想干嘛吧,一句“随便咯,工作可以挣钱,家里希望出去读研也OK呀。” 后来的时日忙的找不到北了,他会突然在微信里冒泡告诉我他又把GRE的考试错过了,什么没搭上动车赶到考场,没有准备就不想去了,但这又不是怯懦,反正让我印象挺深。最后终于考上了,轻轻松松拿了310多,牛逼。再后来到了申请研究生的阶段,我问他害怕申请不上好学校不,他笑眯眯“反正没申请上就去那个碳排放公司咯,有个保底就好。”说实在,一个上海交大的高材生,谁也不稀罕到这种小公司去。上苍有眼,最终如愿拿到杜克大学的offer。在我眼里,他远不止这个水平。

他说他最近没事,想来云南玩儿,两天立马飞到昆明找我;他说他要去北京会见个朋友也是打了飞的就走;他说他爸妈想他了要他回家,便直奔武汉……这家伙从来不怕事儿。

后来一次聊天,我开玩笑说道以后他出去读研我俩可以合伙搞代购,他突然冷峻地和我分析起代购的成本问题,才猛然发现去年他在斯坦福时帮我代购的包居然是他从大农村倒腾了不知多少种交通工具历时一天才买到的,我的心啊,不知生了多少感动。要知道,换做任何一个朋友都无法做到这种程度。

“人生得一知己足矣”,这是我真真切切的感受,在你面前我展现了太多自我——神经的、颓废的、激昂的、固执的……不管大事小事我都想和你分享,我特愿意听你幽默的、傻逼的、理解的、随性的回复。

诶,我两的感情相见恨晚都不够形容。(今天就写那么多,下次想到再补充吧)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