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zzie Wu

I Love My Life

关于独立

      

关于独立 - Izzie Wu - wglianzi的博客

 图:Eugene Delacroix

        去考试,临考前仍旧没有把所有题目刷过一遍。反复试过几次模拟测试却怎么也考不到目标分数线,于是四下寻求帮助。A预备男友 B有聊朋友 C铁杆哥们。

A 刚飞完,精神状态不佳,在遥远的地方给我精神Backup,发着信息口口声声说我随时帮你百度,却不想两秒钟不到人却消失了。信息轰炸后,弱弱地回复了一句“亲爱的我把你忘记了。”

B 不明状态被拉来做题,一题还好,第二题就给难住了,想必也是不愿动脑子。

C 世界超模。直到我自力更生通过三次模拟测试才收到他的回复信息,而且还是不知道。

这是一件稀松平常的简单小事,但是却又滋生了我批判的心情。一来,苛己。是后悔自己没有提前准备充分。二来,责人。是预期太高,失望便也来得更大。

回想起过去的感情经历——当碰到挫折扛不住的时候,总会产生负面情绪,随后一股脑地把火气全撒在最亲近的人身上。这是不爱?还是不独立?于是在这段感情里,我更愿意有所保留地缓慢进行,特殊的身份往往有特殊的预期与责任,是无名的赋予,常常让两性关系紧张,所以更愿意是随性、随喜的,便对自己提出更高的要求,活的独立才有自由。    

老实说,人会一种心理状态,当发现对手弱势自己便会变得强势,当对手强势则反之。这是两性关系中的博弈,但又凸显了人性的弱点。因为能揣摩对方是否会妥协,便产生自我免疫系统。对于这种状态,思考毕,无解。我想它存在的意义在于,当你碰到一个弱势对手时,你会变得更好、更独立。最好的结果是,你的行动会带动你的对手一起变得更好、更独立。于是你又调整预期,回到了最初的博弈状态。两性关系就是呈规律周期性循环,这样一来,便能解释很多生涩的疑问了。

好坏之别

好坏之别 - Izzie Wu - wglianzi的博客

图:Charles Theophile Angrand

 

一直以来都是按照世俗的眼光成长,关于好人和坏人的区分,确确实实有个严格的分界,在我看来,这关乎原则、关于道德。

不求上进、整日抄袭,坏人;好好学习、认真努力,好人。

偷鸡摸狗,坏人;自食其力,好人。

刁蛮自私,坏人;宽容慈悲,好人。

情感出轨,坏人;忠贞不渝,好人。

破坏公物,坏人;爱护公物,好人。

酒后驾车,坏人;遵守规则,好人。

卖淫,坏人;不卖淫,好人。

嫖,坏人;不嫖,好人。

沿用着这些固化的准则生活,二十多年来没什么不好,我始终坚信自己所秉持的都是“真善美”,即使别人冷眼嗤我太高冷。

慢慢的,我的思想中混入了很多杂质,亦或许是新鲜的东西,这一点我现在也无法论证清楚,我并不确定自己的变化是正确还是错误的,如若可以,我当然愿意尝遍所有一切想尝试的果子。直到我意识到长久以来坚持的准则被各个击破,最后自己也竟背弃了初衷。

社会上有这样一种论调:经历的越多,越发能同情和理解过去不能理解的人和事,自然也就有了包容的能力。

作为一个自带批判属性的人,我认可这样的说法,也时常希望自己能包容别人包容万物,但是事与愿违。但批判和包容,又不完全是一对反义词,包容不属于原则内的,批判属于原则内的。可……当很多事情身不由己地不由自主地不可扭转地发生时,我才惊呼一声!把自己吓了个底朝天,整日慌张找不到北,终于我收敛起身上的刺,去体谅、去思考、被冲击、被慌张,最后和平地接受自己,进而接受别人。这个时候,我才明白了那论调的皮毛。

我想我终将会有这样的体谅吧,在看到不求上进、整日抄袭、偷鸡摸狗、刁蛮自私、情感出轨、破坏公物、酒后驾车、卖淫、嫖的形形色色,我也不必大骂,在心里悲愤,这世界是个俗世,能过上这样非同寻常的一生可能也是种幸运。

但,还是要保持初衷的,不是吗?

一个扯淡的故事(二十三)


一个扯淡的故事(二十三) - Izzie Wu - wglianzi的博客

 

我的笔不见了,像丢了魂一样寻找,其实它就在几十秒前被我落在了客厅。这支笔属于我,用的时候就在手边,不用的时候可丢可弃。如同感情,我对你的存在已经习以为常、稀松平常,我在意你但是我并不珍视你。这让我感到可怕,排山倒海的孤独感汹涌而来。

我问你,爱情到底他妈是什么?

你说,你他妈也并不知道,便到知乎搜索答案作罢。搜索到了!你说你认同这个:同样拥有骄傲的内心,却愿意将自己放的很低。还有还有。想到那个人,就会内心柔软,觉得功名利禄灯红酒绿都可以是浮云,只要和那个人呆着,无论身处何方,无论周遭有什么,都只觉得平安喜乐。

怎么感觉都在扯淡!

我说,在2011年读过一句话至今仍是我认为最能描述我所理解的爱情。那句话是这样说的:好像有了铠甲又好像有了软肋。

似曾有过这样的感觉,又似曾没有。

如若我爱上你,我可以不顾一切咯?去努力付出取悦你,我的宝贝,不求一丝回报,只要你纯真傻逼的笑容时常出现在我的生活中。

诶,你说我真的很好呀。

你他妈扯淡啊,我好和你爱我有半毛钱关系,爱就是爱,好却是好,这完全是两码事。爱情并不是因为我好,而是你要变得好去匹配我的好;而好,只是你对美好事物的占有欲在作祟,是所有智商正常的人都有的念头。

爱情可以让人过活吗?

如若没有续航,恋爱里的人们不吃一天就会死。被伤害的失恋的人们,也终将郁郁寡欢闲荡在街上,乞求着上苍再赏赐一粒——爱情。

此刻我在听晚秋的插曲,感慨着——人的一生啊,如果是味道,必定是大半的酸楚和丝毫的甜蜜。

心酸眼睛也酸。这并不是我的基调啊!

知己(二十二)

知己(二十二) - Izzie Wu - wglianzi的博客

 

知己(二十二) - Izzie Wu - wglianzi的博客

 

知己(二十二) - Izzie Wu - wglianzi的博客

 


这是毕业后,我收到的第一封也是至今最后的一封信。

 To 莲子:

其实从你搬到徐汇之后就比较难再见了;你到昆明工作之后基本上也是见不到的;这次毕业各奔东西,日后相见就更困难了。虽然这些离别发生的很早,但是或许是因为一直有很多事儿要忙,直到今天坐上飞机放松下来的时候才感受到别离的伤感。

记得你还没搬去徐汇的时候,期末几天经常一起去食堂吃晚餐,不记得说了些什么,但是对于我这种常常一个人吃饭的人而言倒是个新鲜的体验。你搬到徐汇去之后,基本上就不是很常见了,不过有的时候比如实习下班什么的,如果路过徐汇还是会简单聚一下。记得有次我从斯坦福回来和另外两个一起接风的小伙伴去吃小龙虾,他们两个都很惊喜于你的美貌和气质,说居然能够和这么漂亮的姑娘吃饭。再后来你去昆明工作,五一假期正好碰上有空,飞过去找你玩儿,虽然很久不见,依然还是能说一天的话。只是如今相聚的更远,都有时差了,估计连微信都不大可能秒回。

有人说网络加强了人与人之间的联系,因为可以经常交流联系,但是面对未来,我依旧担心是否会慢慢淡忘你的名字、样子而只是记得头像和网名。当然或许连头像和网名都记不住,因为随着时间流逝,各自渐行渐远都不一定会常联系,都不一定能够找到话题。只愿日后各自珍重,各有所成。

 

 

2015年7月4日@LHR

 

 

To 单瑞:

天啊,我刚在出租车上吐了一个嘈,就看到你的邮件,我眼泪都要掉了!

收拾我的感性情绪,请你继续往下看我的非常扯淡的吐槽内容:

今天一大早起床要去深圳培训,在滴滴打车上叫了一辆出租车,司机开口就要120,我也习惯昆明师傅上机场瞎喊价了,下意识地讲起价来,最终以110的价格敲定,接下来后来两次通话他才确定我的位置。好不容易坐上出租车他告诉我前排还有一要送的人,我突然有了想法。我付了110元的出租车费,理应获得优质快捷的服务,他接了个人第一耽误了我乘上车的时间,二是我并没有义务在同乘一班车的路程中付等额的钱。

几分钟后我又静下来想,我也不是否认节省资源的搭便车行为的,司机掌握着我们的打车情况,我和搭便车者信息不对称,出租车司机的不道德行为最后获得了同等道路的双倍金额。但是谁说金钱又何尝不是一种资源?

所以我今天乘的车并没有提升我的效用,同等路程节省的能源我和搭便车者用金钱弥补了,这种激励模式并不能提升消费者的环保意识,我当即决定以后直接用拼车软件打车😐

我也有很多话要和你说,我觉得在大学的末尾认识你是我最珍惜的时光,我打心眼里觉得你和我有话聊而且异常有缘,不过这种感觉我想应该你的很多朋友也会有,因为你本来就是一个充满人格魅力的个体!

我还是会在想到有趣的事情自暴自弃的时候伤感的时候吐槽的时候有的没的时候……给你发微信,便不会相忘!

在伦敦珍重!!!

 

 

2015年7月5日

 

单瑞和我认识的所有朋友都不一样。

认识他是在大三面试暑期实习的时候,当时也是看有男生来化妆品公司面试便上前搭讪了,没想到是校友,闵大荒又远,两个人顺带搭车回去。一路上,我两真不像刚认识的人,聊得可起劲儿,到现在我还记得聊了些啥,过去他参加的NGO的项目,他到丽江吹葫芦丝叫卖,后来不知为啥聊到了历史,他关于分封制的长篇大论,简直震撼了我这个“伪文科生”。

用当时流行的话说,他真是个有意思的人。

他说他是团委宣传部会长吧,也没有官僚的意思,人长得憨憨厚厚的,笑起来眼睛眯成一条缝,所谓无公害人见人爱。除了他渊博的知识量和奇葩的涉猎方向,我更喜欢他随性的生活态度。我说的这种随性,不是那些疯狂年轻人想到啥干啥,而是一种务实主义中的浪漫派,随性的可爱、舒服。就比如说大三的时候,我们这群大学生都面临人生的下一个而且是至关的选择题,他随便找了家碳排放公司的暑期实习,每天屁颠屁颠地到静安区工作,和周围同学寻找大公司暑期实习的汲汲姿态形成了极大的反差,当然我也这其中之一。问他想干嘛吧,一句“随便咯,工作可以挣钱,家里希望出去读研也OK呀。” 后来的时日忙的找不到北了,他会突然在微信里冒泡告诉我他又把GRE的考试错过了,什么没搭上动车赶到考场,没有准备就不想去了,但这又不是怯懦,反正让我印象挺深。最后终于考上了,轻轻松松拿了310多,牛逼。再后来到了申请研究生的阶段,我问他害怕申请不上好学校不,他笑眯眯“反正没申请上就去那个碳排放公司咯,有个保底就好。”说实在,一个上海交大的高材生,谁也不稀罕到这种小公司去。上苍有眼,最终如愿拿到杜克大学的offer。在我眼里,他远不止这个水平。

他说他最近没事,想来云南玩儿,两天立马飞到昆明找我;他说他要去北京会见个朋友也是打了飞的就走;他说他爸妈想他了要他回家,便直奔武汉……这家伙从来不怕事儿。

后来一次聊天,我开玩笑说道以后他出去读研我俩可以合伙搞代购,他突然冷峻地和我分析起代购的成本问题,才猛然发现去年他在斯坦福时帮我代购的包居然是他从大农村倒腾了不知多少种交通工具历时一天才买到的,我的心啊,不知生了多少感动。要知道,换做任何一个朋友都无法做到这种程度。

“人生得一知己足矣”,这是我真真切切的感受,在你面前我展现了太多自我——神经的、颓废的、激昂的、固执的……不管大事小事我都想和你分享,我特愿意听你幽默的、傻逼的、理解的、随性的回复。

诶,我两的感情相见恨晚都不够形容。(今天就写那么多,下次想到再补充吧)

吐(tu)嘈(cao)

今天一大早起床要去深圳培训,在滴滴打车上叫了一辆出租车,司机开口就要120,我也习惯昆明师傅上机场瞎喊价了,下意识地讲起价来,最终以110的价格敲定,接下来后来两次通话他才确定我的位置。好不容易坐上出租车他告诉我前排还有一要送的人,我突然有了想法。我付了110元的出租车费,理应获得优质快捷的服务,他接了个人第一耽误了我乘上车的时间,二是我并没有义务在同乘一班车的路程中付等额的钱。
几分钟后我又静下来想,我也不是否认节省资源的搭便车行为的,司机掌握着我们的打车情况,我和搭便车者信息不对称,出租车司机的不道德行为最后获得了同等道路的双倍金额。但是谁说金钱又何尝不是一种资源?
所以我今天乘的车并没有提升我的效用,同等路程节省的能源我和搭便车者用金钱弥补了,这种激励模式并不能提升消费者的环保意识,我当即决定以后直接用拼车软件打车😐

毕业夜夜夜夜思念你们

毕业夜夜夜夜思念你们 - Izzie Wu - wglianzi的博客

 

毕业夜夜夜夜思念你们 - Izzie Wu - wglianzi的博客

 

毕业夜夜夜夜思念你们 - Izzie Wu - wglianzi的博客

 

毕业夜夜夜夜思念你们 - Izzie Wu - wglianzi的博客

 

毕业夜夜夜夜思念你们 - Izzie Wu - wglianzi的博客

 

毕业夜夜夜夜思念你们 - Izzie Wu - wglianzi的博客

 

毕业夜夜夜夜思念你们 - Izzie Wu - wglianzi的博客

 

毕业夜夜夜夜思念你们 - Izzie Wu - wglianzi的博客

 

毕业夜夜夜夜思念你们 - Izzie Wu - wglianzi的博客

 

毕业夜夜夜夜思念你们 - Izzie Wu - wglianzi的博客

  毕业夜夜夜夜思念你们 - Izzie Wu - wglianzi的博客
 

毕业夜夜夜夜思念你们 - Izzie Wu - wglianzi的博客

 

毕业夜夜夜夜思念你们 - Izzie Wu - wglianzi的博客

 

毕业夜夜夜夜思念你们 - Izzie Wu - wglianzi的博客

 

毕业夜夜夜夜思念你们 - Izzie Wu - wglianzi的博客

 

毕业夜夜夜夜思念你们 - Izzie Wu - wglianzi的博客

 

毕业夜夜夜夜思念你们 - Izzie Wu - wglianzi的博客

 

毕业夜夜夜夜思念你们 - Izzie Wu - wglianzi的博客

 

毕业夜夜夜夜思念你们 - Izzie Wu - wglianzi的博客

 

毕业夜夜夜夜思念你们 - Izzie Wu - wglianzi的博客

毕业夜夜夜夜思念你们 - Izzie Wu - wglianzi的博客

 

毕业夜夜夜夜思念你们 - Izzie Wu - wglianzi的博客

 

毕业夜夜夜夜思念你们 - Izzie Wu - wglianzi的博客

 

毕业夜夜夜夜思念你们 - Izzie Wu - wglianzi的博客

 

毕业夜夜夜夜思念你们 - Izzie Wu - wglianzi的博客

 

毕业夜夜夜夜思念你们 - Izzie Wu - wglianzi的博客

 

毕业夜夜夜夜思念你们 - Izzie Wu - wglianzi的博客

 

毕业夜夜夜夜思念你们 - Izzie Wu - wglianzi的博客

 

毕业夜夜夜夜思念你们 - Izzie Wu - wglianzi的博客

 

毕业夜夜夜夜思念你们 - Izzie Wu - wglianzi的博客

  毕业夜夜夜夜思念你们 - Izzie Wu - wglianzi的博客  

毕业夜夜夜夜思念你们 - Izzie Wu - wglianzi的博客

 

毕业夜夜夜夜思念你们 - Izzie Wu - wglianzi的博客

 

毕业夜夜夜夜思念你们 - Izzie Wu - wglianzi的博客

 

毕业夜夜夜夜思念你们 - Izzie Wu - wglianzi的博客

 

毕业夜夜夜夜思念你们 - Izzie Wu - wglianzi的博客

 

毕业夜夜夜夜思念你们 - Izzie Wu - wglianzi的博客

 

毕业夜夜夜夜思念你们 - Izzie Wu - wglianzi的博客

 

毕业夜夜夜夜思念你们 - Izzie Wu - wglianzi的博客

 

毕业夜夜夜夜思念你们 - Izzie Wu - wglianzi的博客

毕业夜夜夜夜思念你们 - Izzie Wu - wglianzi的博客

 

毕业夜夜夜夜思念你们 - Izzie Wu - wglianzi的博客

 

毕业夜夜夜夜思念你们 - Izzie Wu - wglianzi的博客

 

毕业夜夜夜夜思念你们 - Izzie Wu - wglianzi的博客

 

毕业夜夜夜夜思念你们 - Izzie Wu - wglianzi的博客

 

毕业夜夜夜夜思念你们 - Izzie Wu - wglianzi的博客

 

毕业夜夜夜夜思念你们 - Izzie Wu - wglianzi的博客

 

毕业夜夜夜夜思念你们 - Izzie Wu - wglianzi的博客

 

毕业夜夜夜夜思念你们 - Izzie Wu - wglianzi的博客

 

毕业夜夜夜夜思念你们 - Izzie Wu - wglianzi的博客

  毕业夜夜夜夜思念你们 - Izzie Wu - wglianzi的博客  

毕业夜夜夜夜思念你们 - Izzie Wu - wglianzi的博客

 


 

毕业夜夜夜夜思念你们 - Izzie Wu - wglianzi的博客

 

毕业夜夜夜夜思念你们 - Izzie Wu - wglianzi的博客

 

毕业夜夜夜夜思念你们 - Izzie Wu - wglianzi的博客

 

毕业夜夜夜夜思念你们 - Izzie Wu - wglianzi的博客

 

毕业夜夜夜夜思念你们 - Izzie Wu - wglianzi的博客

 

毕业夜夜夜夜思念你们 - Izzie Wu - wglianzi的博客

 

毕业夜夜夜夜思念你们 - Izzie Wu - wglianzi的博客

    毕业夜夜夜夜思念你们 - Izzie Wu - wglianzi的博客
  毕业夜夜夜夜思念你们 - Izzie Wu - wglianzi的博客
 


毕业夜夜夜夜思念你们 - Izzie Wu - wglianzi的博客

 

毕业夜夜夜夜思念你们 - Izzie Wu - wglianzi的博客

 

毕业夜夜夜夜思念你们 - Izzie Wu - wglianzi的博客

 

毕业夜夜夜夜思念你们 - Izzie Wu - wglianzi的博客

 

毕业夜夜夜夜思念你们 - Izzie Wu - wglianzi的博客

 

毕业夜夜夜夜思念你们 - Izzie Wu - wglianzi的博客

 

毕业夜夜夜夜思念你们 - Izzie Wu - wglianzi的博客

 

毕业夜夜夜夜思念你们 - Izzie Wu - wglianzi的博客

  毕业夜夜夜夜思念你们 - Izzie Wu - wglianzi的博客
 

毕业夜夜夜夜思念你们 - Izzie Wu - wglianzi的博客

 

毕业夜夜夜夜思念你们 - Izzie Wu - wglianzi的博客

 

毕业夜夜夜夜思念你们 - Izzie Wu - wglianzi的博客

 

毕业夜夜夜夜思念你们 - Izzie Wu - wglianzi的博客

 

毕业夜夜夜夜思念你们 - Izzie Wu - wglianzi的博客

 

毕业夜夜夜夜思念你们 - Izzie Wu - wglianzi的博客

 

毕业夜夜夜夜思念你们 - Izzie Wu - wglianzi的博客

 

毕业夜夜夜夜思念你们 - Izzie Wu - wglianzi的博客

 

毕业夜夜夜夜思念你们 - Izzie Wu - wglianzi的博客

  毕业夜夜夜夜思念你们 - Izzie Wu - wglianzi的博客
 

毕业夜夜夜夜思念你们 - Izzie Wu - wglianzi的博客

 

毕业夜夜夜夜思念你们 - Izzie Wu - wglianzi的博客

 

毕业夜夜夜夜思念你们 - Izzie Wu - wglianzi的博客

 

毕业夜夜夜夜思念你们 - Izzie Wu - wglianzi的博客

 

毕业夜夜夜夜思念你们 - Izzie Wu - wglianzi的博客

 

毕业夜夜夜夜思念你们 - Izzie Wu - wglianzi的博客

 


 


 

毕业夜夜夜夜思念你们 - Izzie Wu - wglianzi的博客

  毕业夜夜夜夜思念你们 - Izzie Wu - wglianzi的博客
 

毕业夜夜夜夜思念你们 - Izzie Wu - wglianzi的博客

 

毕业夜夜夜夜思念你们 - Izzie Wu - wglianzi的博客

 

毕业夜夜夜夜思念你们 - Izzie Wu - wglianzi的博客

 

毕业夜夜夜夜思念你们 - Izzie Wu - wglianzi的博客

 

毕业夜夜夜夜思念你们 - Izzie Wu - wglianzi的博客

 

毕业夜夜夜夜思念你们 - Izzie Wu - wglianzi的博客

 

毕业夜夜夜夜思念你们 - Izzie Wu - wglianzi的博客

 

毕业夜夜夜夜思念你们 - Izzie Wu - wglianzi的博客

热情(二十)

 

 

热情(二十) - Izzie Wu - wglianzi的博客

图:Pyotr Konchalovsky

 

黄老板西藏毕业旅行结束、单瑞从上海飞来,两人不约而同来到昆明,作为地主,便要尽地主之谊,带他们到朱家小厨,吃了一桌子特色滇菜,异常满足。

三个人首次相聚,回想认识他两的情形,会心生一种缘分的感叹。他两本来就是性格迥异的两个人,黄老板喜欢夸夸其谈、单瑞则是心态随性相处舒服,带他们到半山,坐下来闲聊,内容南辕北辙却给我平淡无奇的生活创造了很多启迪。

黄老板会炫耀他认识的人,有新民晚报的记者、在捷克土耳其做奶酪贸易的商贩、瑞丽杂志控股的CEO、新加坡的前女友、泰国欧莱雅产品经理。还有他的故事,看到台湾的美食就买一张机票飞到那里,到芭提雅享受纸醉金迷的生活,驾龄不满一年就在两周内开了7000多公里路,前年开始给自己定的每年春节去不同国家的目标,进了Mars如何与Global HR谈判未来工作规划并取得成功。

单瑞也是个健谈风趣的人,和他聊天更多的是一种舒服的感觉,那是之前碰到的所有人都不曾有的,我称之为气质,一种与生俱来的舒服的气质。他也会无私分享属于他的故事,大三觉得无聊了就开始炒股票,跑到昆明还到Airbnb定了民宿(连我都佩服他的勇气和随喜),随时参加各种科研项目和竞赛还在SCI发表了文章,申请Duke读研预定了学校附近的森林小屋。

他们真是些可爱的家伙,和他们畅谈总是充满无限乐趣与希望,总是充满着活力与热情,相比之下,便想把我的懒惰和畏惧抛的远远地,只要再有安于现状的心态就要再重温和他们在一起的时光!

我问黄老板:“难道你都不感觉累吗?”“为什么觉得累?他们在路上全都睡觉,我在车里是睡不着觉的,从西宁回来的路上,一路上都是超美的风景,如果睡了多可惜啊!”“那你只睡几个小时不累吗?我熬夜第二天都会心悸、恶心”“不累啊!可能我通宵惯了把!”“感觉你好随性啊!”“为什么不呢?像我们这种学历的不愁挣不到钱的,世界上有多少有意思的事情可以去学习去做啊,所有找到有兴趣的事情干才最重要!”

就这样他开着外壳全灰了的车,一路上听着癫狂的音乐(这音乐惹得我都想在后座上蹦起来)把我们送回家,自己又导航回到Hostel,结果太晚没能成功进门睡觉。

这样一来却圆了他的梦,在车上睡觉,他说这又是一种别样的人生体验!

使命感(十九)

 

 

使命感(十九) - Izzie Wu - wglianzi的博客

 

图:Thomas Eakins

 

    两天内断断续续把《辩护人》看完了,韩国片,高分豆瓣电影。

“我告诉你,今天起,是你把自己安慰的人生一脚踹了!”“在这种市民无法行使自己法律权利的时候,作为法务人员,我更应该走在最前面。”

这是电影台词,不知道多少人又能在现实中做到呢。平时的生活总是被工作、学习、生活琐事充斥,也有许多兴趣爱好,常被美好的书籍与思想陪伴左右,但是总少了点什么。我想我还未找到属于我生命的连接点。也曾是个义愤填膺的莽撞青年:交换期间和外国友人探讨liusi,作为完全不懂事情原委的文科生,我满腔热血地为我的国家据理力争,却反被友人洗脑嘲笑;2014年10月,当Ayho给我发信息寻求HK minzhongkangyi的帮助,我又一股脑热奋笔疾书,振臂呼喊民主民主。

可是,民主到底是什么?我现在又是否有了这个权利,我周围的人是否有这个权利?如果这个权利我们现在拥有了的话,我应该像着怎样的方向去寻找我的使命,发现专属于我生命的连接点?这样的思考是否会减少我个人眼光的狭隘程度,减缓内心的浮躁?

我想,要突破自私的小我,我可以尝试着这么做去寻找使命感:写作中尽量避免多用第一人称“我”;周末去做一次养老院或者孤儿院做义工、志愿者;五一来了到郊区种几棵树,回馈无私美好的大自然,是它在我难过亦或是困顿时都能深呼吸一大口;去创造点儿东西,可以是设计鞋子、写一篇文章、对最近时政的思考。。。这样下去,总有一天我能发掘自己的使命感,那,将会是件多么美好的事!

尊重?效率?(十八)

 

 

尊重?效率?(十八) - Izzie Wu - wglianzi的博客

 

我总缺少点宽容,但也不排斥去接触社会形形色色的人。碰上聊的来的人,我多聊两句,碰上恶心我的人,我逢场作戏。

生活啊,就难在你无法在做事的时候选择你想共事的对象,就这样毫无防备地遇上碧池!一个办公室都一个表情说话一个神态,让我联想起一个词儿——“物以类聚”。拿起要审批的文件,刷刷刷,十秒钟就告诉你哪哪不对,小眼睛一飞扬,又回头继续看办公桌上折着的《禅宗》。真是一个具有禅宗气质的人儿呢!

完了我把该改的资料又跑回去搞了一遍,回来厚着脸皮跑到妈妈桑那,继续给她审批,她又眼疾手快火速浏览,“这个截止日你弄错了,这个合同背面怎么没把票据写好。哎怎么这么点小事情都搞不好,能不能长点儿心啊?”就这样三番两次,才把业务搞定下来。

我还真佩服这妈妈桑,佩服她干事的效率,风风火火,让旁人无法喘息,周围的人都沾染上这样的气质,越发地失去耐心,始终对别人苛责,这样的效率无法赢得我的尊重。如果有一天我只能在效率和尊重两个品质中选择其一,我会毫不犹豫选择尊重,我想慢慢来,对别人耐心一点儿,享受其中渐进的过程,不仅对我、还是我的同伴都是一种成长。